果布网>文化 >「小孟拉维加斯赌场」与菜鸟等巨头共舞,云鸟配送能否成功突围
作者:匿名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11 08:25:37
「小孟拉维加斯赌场」与菜鸟等巨头共舞,云鸟配送能否成功突围

「小孟拉维加斯赌场」与菜鸟等巨头共舞,云鸟配送能否成功突围

小孟拉维加斯赌场,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石富元

阿里作价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算是上半年全球最大的并购案,也是阿里为了新零售在城市即时配送领域的一次重要布局。

随着巨头们不断推进新零售,打造城市半小时生活圈,同城供应链配送成为了一个重要制约因素。就像当年“快递不兴,电商难火”一样。

作为一个曾成功创立两家互联网企业(微播易和魔龙国际)的连续创业者,韩毅也瞄准了城市配送这个机遇。在“app改造世界”的2014年,滴滴改变了出行领域的格局,韩毅则看到了同城配送领域还有1000多万辆货车等待被整合。

“当时经纬中国和金沙江(的投资人)也比较看好这个事情(同城配送),就投资了我,我便从上一个项目出来创立了云鸟配送(以下简称云鸟)。”韩毅如是向不凡商业记者说道。

云鸟创始人兼ceo 韩毅

瞄准“仓到店”这一区间的同城配送,云鸟经历了2015年的补贴大战,见证了2016年的行业大淘汰,2017年正式开启了“订单抽佣”的正向盈利新阶段。

整个2017年云鸟实现了38亿元运费营收,韩毅预计云鸟将以每年增长2-3倍的速度,再持续增长3年,同时希望用3年的时间把云鸟打造成一个估值百亿美元的企业。

截止目前云鸟已经完成了4轮融资,最近两轮都达到了1亿美元,奔着准独角兽的体量去了。

2017年2月份云鸟完成了1亿美元d轮融资,由华平投资领投,经纬中国、有成资本、金沙江创投跟投;2016年1月份完成了1亿美元c轮融资,由华平投资领投,经纬中国、红杉资本中国、金沙江创投跟投。

传统城配(城市配送)市场,有1000多万货车和司机,其中包含20多万个车队,但最大的车队年营收也不过千万元。

大的连锁商、流通商、物流企业以及工厂的“仓到店”供应链配送,多是外包给各地的同城配送车队在经营。

“大b的供应链配送需要一仓发多店,都是排线(送货的路线)货运,往往靠有经验的老师傅画出一张排线图纸,然后司机根据图纸送货。”韩毅说道。

但随着新零售被提出,零售对供应链的效率要求越来越高,过去草根式的车队组织越来越难以满足大b的城配要求,同时lbs技术在2014年底开始渐渐成熟,落后生产方式与新技术的夹缝中,城配领域出现了一个产业升级意义上的机遇大“空档”。

韩毅就是看到这个历史大机遇的创业者之一,并于2014年底创立了云鸟。

“传统车队规模小,一般也就二三十辆车,几乎没有跨城服务,且信息化程度落后,难以智能化调度运力。”

以云鸟为代表的供应链城配服务商出现后,它们通过众包的方式整合运力,然后服务各个城市的大b用户。就像滴滴一样,整合司机服务乘客,只不过供应链城配要复杂得多,一个订单涉及的相关方也更多。

大b用户借助云鸟,可以在多城统一配送服务商,不用每到一城就重新组织车队,重新磨合工作流程;并且云鸟是智能运力调度平台,可以与用户仓库的it系统对接,实现可视化、it化的工作衔接;另外遇到货运需求的波峰波谷时,云鸟还能弹性地调度运力,不会像过去一样货太多时就配送不过来,在效率上打折扣。

而以上这些,都是传统车队无法提供的服务。

除此之外,借助大数据的分析技术,云鸟可以结合路况、时效、成本等因素,做出实时动态的智能化排线,有效降低司机在路上的拥堵成本,提升配送效率。而这些是排线老师傅们根据经验也做不到的。

原本1.2万亿规模,但分散、低效且混乱的城配市场,正在被云鸟为代表的众包运力平台,快速整合起来。过去以车队形式抱团取暖的司机,则变成了代表先进性的产业运力,与此同时像云鸟这样的独角兽也在市场从分散到集中的过程中出现。

所有的众包运力平台,其核心壁垒之一就是对运力的把控力,以及保证运力不跑到竞争对手的平台上去。

去年滴滴推出了“洪流计划”,主打汽车后服务市场,希望把生态做厚,让自己平台上的司机能够在滴滴得到更全面的服务,从而安心在滴滴上拉活儿赚钱。

出于相同的考虑,云鸟推出了“梧桐计划”,司机可以在云鸟上享受到优惠购车、加油、上保险、给汽车做保养等服务,甚至未来还会围绕司机的生活需求提供更多元的服务。

“只有让司机在平台上能安心的创业,甚至是安心的生活,司机才不会把平台仅仅当成一个接活儿的应用。”韩毅告诉不凡商业记者。

为了满足大b用户的多元化需求,云鸟还成立了“司机商学院”,培训司机掌握更多元的技能,从而能应对更复杂的需求场景。

在韩毅看来,以司机为代表的运力,是云鸟的核心战略资源之一。

像滴滴一样,在行业发展的早期,同城配送领域也出现过烧钱补贴大战,云鸟也未能免俗。为了获得司机的认可,云鸟曾大力补贴司机,通过云鸟派单司机每出车满100元就能得到23元补贴。

“事后来看,谁都不知道当时补贴到底是对还是错,但是对于冷启动的新城市,补贴确实能加快启动速度。不然一开始手里既没货主又没司机,双方都不会搭理你(城配平台)。”韩毅向不凡商业记者讲述道。

相比运力,韩毅认为云鸟更为核心的壁垒其实是用户,那些传统车队无法满足他们需求从而投靠云鸟的大b用户。

马云提出新零售后,阿里的菜鸟、京东物流、顺丰等物流巨头都在加紧布局物流生态,从“仓”到“配”,从“干线”到“最后一公里”无一遗漏。

面对巨头,云鸟等独角兽企业也会显得渺小。

但在韩毅看来,菜鸟等巨头和云鸟的定位是不一样的。“他们是综合型服务商,我们是要素型服务商,他们的战略是横向整合,而我们的打法是纵向做深做透。”

韩毅打了个比方,在旅游市场,有人做酒店,有人做景区,有人做出行,这些都是要素服务商,而旅行社是综合服务商,负责对所有要素进行整合,但双方是上下游合作关系。

“目前菜鸟并不是我们的对手,而是我们的货主。”韩毅说道。

面对巨头们纷纷开发无人驾驶货车的威胁,韩毅认为云鸟的根基并没有被威胁到,因为云鸟的核心壁垒是用户,从有人配送到无人配送只不过是运力形式的转变,只要抓住用户,云鸟依然具备竞争优势,不会被巨头替代掉。

“无人驾驶是个生态创新,是开放的,并不单单是个产品创新,即使无人驾驶成熟,云鸟也可以接入先进运力,迅速完成过渡。这并不是一个颠覆性威胁。”韩毅说道。

目前云鸟已经开拓了22个一二线城市和77个地级以上城市,为16000多个大b用户提供供应链配送服务,平台注册司机100多万,每单平均运费收入600多元。

据韩毅介绍,云鸟主要瞄准一二线城市开拓市场,因为全国有5-6亿人口居住在一二线城市方圆200公里的范围内,而且只有具备人口规模的城市才会有供应链配送需求。

“没人(人口基数不够大)的地方我们不会去。”韩毅总结道。

随机推荐